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0的文章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六)

生命和真理有一個目標,就是生命的豐盛。『我來了,是要叫羊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』(約十10。)我們要有生命的豐盛,首先需要讀聖經,學習聖經的道理。不讀經的人無法在生命上豐富。只在受感動時纔讀經的信徒在屬靈上是飢餓的,這樣的人無法有生命的豐盛。然而,讀經不會自動使我們有生命的豐盛;我們還需要使道理對我們成為真理。為此,新約主要不是鼓勵我們認識道理,乃是鼓勵我們完全認識真理,並在真理中行事。使徒約翰真實的愛聖徒。(約貳1,約參1。)因為基督徒的生活是在於真理,基督徒的愛也必定在於真理。我們若沒有真理,並且不在真理中行事,就無法真實的愛人。我們可能是在黑暗中愛人;然而當我們認識真理,並在真理中行事,我們就在真理並在光中愛人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二五頁。)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五)

我們已經看過,真理是道理真正的內容,但我們也必須看見,真理一點不差就是神自己。在加拉太二章十四節,保羅說彼得和其他拒絕與外邦信徒一同喫飯的猶太信徒,是『不按福音的真理正直而行』。我們時常說到一些真理,就如召會的真理、國度的真理、或受浸的真理;按照這樣的用法,『真理』意指一種道理或教訓。然而,福音的真理是福音的實際,就是神得著啟示與實化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三二頁。)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四)

我們需要在生命和真理這兩面認識主的恢復;這意思是說,我們需要在三一神和聖經這兩面認識主的恢復。因此,我們需要天天研讀聖經,因為我們是先從聖經得著道理。藉著神的光照,道理成為真理,成為我們裡面神聖之光的照耀。這樣,我們就聯於光,光就成為我們的生命。這是我們所需要的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○七頁。)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三)

在聖經中,真理是指著光的照亮說的。聖經包含許多的道理。然而,當光從諸天之上的父那裡出來,照在聖經的字句上時,這些字句立刻對我們成了真理。首先我們有印出來字句的道理,之後屬天的亮光照耀在聖經的字句上,向我們顯示真理。
在聖經裡有許許多多的事實。然而,僅僅讀一讀這些事實是不彀的。藉著閱讀,你能接受道理、消息或新聞。但隨著閱讀,你需要屬天的亮光來照亮這些事實。光一照耀,道理立刻變成了真理。這樣,你纔了解真實的事物,了解實際。因此,要認識真理,我們首先需要事實,然後需要光將這事實的景象傳送到我們裡面。(真理信息,一六頁。)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二)

我們…已經看過,我們需要在生命和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。…〔現在〕我們要繼續來看真理這件事。要認識何為真理,我們必須來看約翰福音。馬太、馬可、路加福音很少題到『真理』這辭,這辭的啟示開始於約翰福音這卷生命的福音。約翰一章一節說,『太初有話,話與神同在,話就是神。』因為話是約翰福音所題到的頭一項,可見話必定意義重大。四節說,『生命在祂裡面,這生命就是人的光。』話就是神;在話裡有生命。生命是在話裡面。十四節說,『話成了肉體,支搭帳幕在我們中間,豐豐滿滿的有恩典,有實際。我們也見過祂的榮耀,正是從父而來獨生子的榮耀。』這節裡的『實際』,原文在其他地方譯為『真理』。(例:八32。)一章十七節說,『因為律法是藉著摩西賜的,恩典和實際都是藉著耶穌基督來的。』在這些經節中,我們需要看見的有:話、生命、恩典和實際(或真理)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二九至一三○頁。)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一)

我們必須看見,主的恢復完全在於生命和真理。生命和真理是主恢復的特徵。生命是經過種種過程的神自己臨及人,真理是神自己作實際。因此,主恢復的目的就是將我們帶回歸神,使我們經歷並有分於祂。
在聖經中,生命和真理這兩項乃是無法述盡說竭的主題。生命就是三一神,因為父在子裡,子成為靈,為要作我們的生命;真理是聖經的內容。因此,我們要充分看見主恢復的異象,就必須在三一神裡並藉著聖經來認識這個恢復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三九、九八頁。)

第八週 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(綱目)

壹 重要的是,我們要看見主的恢復完全在於生命和真理;生命和真理是主恢復的特徵—約八32,十四6
貳 在新約的用法裡,『真理』一辭是指基督作實際—約一14,17,八32,36,十四6
參 要認識何為真理,我們就需要認識約翰福音
肆 真理是光的照耀,是神這光的彰顯—12,32節
伍 要在真理上認識主的恢復,我們就需要以真理的方式認識聖經—約十七17
陸 真理一點不差就是神自己—約一1,十四6
柒 認識真理的目標,乃是使我們得著生命的豐富與豐盛—十10
捌 我們若認識三一神和聖經,有生命和真理,並且滿了光,我們纔真正在主的恢復裡—約八32,十一25,十四6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六)

許多基督徒被天然觀念蒙蔽了。他們不敢說,我們是神的兒女,有神聖的生命和性情。然而,彼後一章四節說,『祂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,叫你們…藉著這些應許,得有分於神的性情。』我們既從神而生,必然有神的性情。當然,我們沒有神格,不是受人敬拜的神,但因我們從神而生,神是我們的父,所以我們在生命和性情上與祂一樣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一○至一一一頁。)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五)

我們必須將自己的天然觀念擺在一邊,好看見約翰福音所啟示的生命。…一章十四節說,『話成了肉體,支搭帳幕在我們中間,豐豐滿滿的有恩典,有實際。我們也見過祂的榮耀,正是從父而來獨生子的榮耀。』十七節說,『恩典和實際都是藉著耶穌基督來的。』這些經節所題到的幾項事物都與生命有關。這生命是一個人位—基督自己。(十一25,十四6。)恩典和實際是我們對生命的經歷;這生命就是基督。我們必須花許多時間來認識基督是誰,以及基督是甚麼。基督作生命,聽起來可能很簡單,但約翰的二十一章福音書啟示這位奇妙人物的許多方面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○九至一一○頁。)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四)

生命不是神蹟。主不信託那些因神蹟而相信的人。〔約二23~24。〕…約翰福音是一卷生命的書。凡留意神蹟的人,都不認識生命。二章結束時說,主不將自己信託那些因神蹟而相信的人;三章用『但』開頭,指明接下來所要說的是不同的。一節說,『但有一個法利賽人,名叫尼哥底母,是猶太人的官。』尼哥底母來找主,不是要看神蹟,而是尋求更深的事。因此,主在三章向這位尋求者敞開祂自己,論到重生的事;重生完全在於生命。(3,5。)約翰福音是一卷獨特的生命的福音。神蹟是神用祂的能力行出來的,但生命是神自己進到我們裡面,使我們可以活祂、經歷祂、享受祂、並與祂成為一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○三頁。)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三)

主的路乃是生命長大的路。保羅寫道:『我栽種了,亞波羅澆灌了,惟有神叫他生長。』(林前三6。)這是生命的事。保羅也說,『你們是神的耕地。』(9。)眾地方召會是讓神生長基督的耕地。生命的路不是快速的,但至終我們會看見這並不慢。已過我們想要快,結果總是遲延,受打岔,就失敗了。我們若忠於主恢復的道路,就會得著擴增。如果我們偏離這條路,長遠來看不會有擴增。已過的教訓應該足以教導我們,必須走生命的路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九五頁。)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二)

我們若不要有帕子遮蔽,就該禱告:『主,我要完全敞開,絕對沒有帕子遮蔽。除去一切遮蔽我的東西。主阿,除去我的帕子!』然後,我們就要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,並要變化成為祂的形像。(新約總論第六冊,三二頁。)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週一)

生命就是三一神,因為父在子裡,子成為靈,為要作我們的生命。…有許多基督教工人還未看見生命;他們作自己特殊的工,卻不認識生命。他們傳福音時,不強調生命。他們教導聖經時,只教導道理,沒有想要藉著教導而將生命供應給人。
長老們不該試圖要學得建立、組織、並牧養地方召會的方法。神學院的課程纔會教授這種科目。我們不需要任何這一類的技術。反之,我們需要異象,看見何為生命。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,就是在經歷上認識神作我們的生命。我們應該能彀告訴人,我們如何確定的經歷了主作我們的生命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九八、一○三頁。)

第七週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(綱目)

壹 我們要看見生命,並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,就需要沒有帕子遮蔽—林後三14~17
貳 組織的基督教已經偏離了生命的中心線;基督教的墮落就是偏離了生命—弗四18,啟三1
參 我們需要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—約一4,約壹一1~2
肆 在生命上認識主的恢復,就是在我們的經歷上認識三一神作生命—約一4,14,16~17,十10,十一25,十四6
伍 我們若看見眾召會乃是金燈臺—三一神的具體化身和彰顯—這異象,就會真正認識何為生命—啟一12,20,二1
陸 基督徒生活有個人一面和團體一面;個人一面是為著團體一面—約三3,5~6,十七22~23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週六)

外面的人〔林後四16〕就是老舊的所是,天然的人,也包括任何天然的能力、力量、口才及天賦。裡面的人是屬靈的所是,就是新造。我們必須領悟,我們老舊、天然的所是沒有任何一點可以留在召會生活裡。
我們不該稱義任何天然的事。我們必須定罪並拒絕自己裡面任何的天然,但是對於別人的天然,我們最好不要去定罪。…我們若定罪他們,我們的定罪也是天然的。我們必須看見,己、魂生命、舊人、身體的行為、或舊『我』在召會生活裡沒有地位。照樣,我們天然的人,同其力量、能力、或天賦在召會生活中也沒有地位。我們若真看見主的恢復,就會領悟無論我們在自己老舊的所是裡是誰,有甚麼,或能作甚麼,都沒有地位。長老需要看見這點,讓這成為管治、控制、指引他們的異象。在召會生活裡,我們老舊的所是必須被了結。召會生活全然是新造的事。若是長老看見這異象並活這異象,召會就會剛強有活力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四九至一五一頁。)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週五)

在主的恢復裡,己沒有地位。新約沒有給我們老舊所是的任何一部分留下餘地。主耶穌的話和使徒保羅的著作說出在神的經綸裡,我們老舊的所是沒有一點該存留。我們需要領悟,神的經綸完全是一件新造的事。我們老舊的所是必須撇在一旁。
大多數基督徒並沒有看見我們老舊的所是必須撇在一旁,許多基督教教師甚至不明白己的意義。因此,很多公會在提倡、建立、使用老舊的所是。我們該為這種光景哀慟。主的恢復不同於公會裡的基督教,因為在主的恢復裡,除了墳墓以外,沒有地方留給舊人。我們要認識主的恢復,就必須明白我們老舊的所是必須被了結。在主的恢復裡,雖然我們老舊的所是沒有地位,但以新造的意義而言,我們在召會中有一席之地。我們這蒙了重生,正在得聖別、被變化、被模成、並得榮耀的人有其地位,但我們需要看見,我們天然的人沒有地位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一四二至一四三頁。)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週四)

『舊人』就是我們這個人,就是我們這個受造而墮落的人。『我』乃是舊人的自稱。舊人就是我,我就是舊人。『魂生命』是舊人的生命。舊人所有的生命,就是魂生命。舊人、我、和魂生命,這三個就是一件東西。舊人就是在亞當裡那個舊造的人。魂生命就是這舊人的生命。而『我』就是這舊人的自稱。
『肉體』乃是舊人的活出,也可說就是舊人的生活。我們裡面魂生命所是的那個人,沒有活出的時候,就是舊人,等活出來了,就是肉體。…血氣乃是…指著人天然的血性,特別是脾氣說的。…『己』…就是魂生命,而重在人的意見和主張。『天然』乃是人的能力、幹才、和辦法。
我們若把這七件東西連起來說,就是:有一個受造而墮落的人,他的名字叫作舊人。當他自稱的時候,就是『我』。他裡面的生命,乃是魂生命。等到他裡面的魂生命所是的那個舊人活出來的時候,就是肉體。這活出來的肉體,有一部分是壞的。這壞的一部分,特別是動怒發脾氣的部分,我們中國人稱作血氣。這活出來的肉體,還有一部分是好的,其中的意見和主張,就叫作『己』,其中的能力和幹才,就叫作『天然』。(生命的經歷,二七四至二七五頁。)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週三)

主和身體乃是一。你若倚靠主,就是倚靠身體;你倚靠身體,就是倚靠主。你若是向身體獨立,不管你想作多少好事,你向著主自然而然是獨立的,並且是在己裡。不僅如此,因著你在己裡,你還是與撒但結合的。在這『公司』裡,己是經理,而撒但是總裁。
哦,我們多麼需要看見有關己的異象!我們若看見這異象,就會恨惡向著主和身體的獨立。這樣,我們纔會喜愛倚靠身體,倚靠弟兄姊妹,並倚靠主。只要我們沒有倚靠主並倚靠身體,己就在這裡。但是我們一倚靠,己就不見了。(從天上來的異象,五二頁。)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週二)

己就是那向神獨立的魂。每當魂不倚靠神,並向神獨立時,魂立刻成了己。這就是說,每當我們憑自己作事而不倚靠神時,我們就在己裡。不管我們的所是和所作是甚麼,只要我們向神獨立,我們就在己裡。
神乃是將人創造成一個經常倚靠神的魂。人是魂,(創二7,)這樣一個魂應該凡事倚靠神。我們可以用婚姻生活為例,來說明魂對神的倚靠。妻子該倚靠她的丈夫。新婦在結婚之日蒙頭,就指明這點。她的蒙頭表徵她要以丈夫為她的頭,並要倚靠他。不然就會有兩個頭,那就會引起不和、相爭、甚至離婚。就如妻子該倚靠丈夫,照樣魂也該倚靠神。
然而,魂成了己。己就是那向神宣告獨立的魂。我們若看見己的異象,就會看見己是甚麼—己就是那向神宣告獨立的魂。我們若看見這異象,就會領悟自己不能再向神獨立。(從天上來的異象,四九頁。)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週一)

在〔馬太十六章二十一至二十六節〕裡,有四件東西彼此密切相聯:撒但、心思、己、和天然的生命。在二十三節上半,耶穌對彼得說,『撒但,退我後面去罷!』然後祂又說到心思:『因為你不思念神的事,只思念人的事。』(23。)接著,二十四節說到己,二十五和二十六節說到天然的生命,這裡稱為魂生命。魂生命或天然的生命就是己,己在心思裡,而心思是被撒但佔有的。
己是撒但的具體化身。基督是神的具體化身,照樣,己乃是撒但的具體化身。…主是對彼得說話,但祂卻稱彼得為撒但,因為撒但具體化在彼得裡面。撒但具體化在那裡?撒但藉著佔有彼得的心思,而具體化在他的魂裡。心思是魂的首要部分,也是魂的代表。佔有一個人的心思,就是佔有他整個人。(從天上來的異象,四四至四五頁。

第六週 需要認識己,以及老舊、天然的所是(綱目)

壹 己是撒但的具體化身—太十六21~26,路九23~25,創三1~6:
貳 己就是那向神宣告獨立的魂,也是基督身體的仇敵:
參 我們需要看見舊人、『我』、魂生命、天然的人(天然的構成,天然的所是)與己的區別:
肆 在主的恢復裡,己或老舊、天然的所是都沒有地位;在主的恢復裡,我們必須釘死、拒絕並否認己,連同己的意見、偏愛和選擇—參林前三12: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週六)

我們每日都在轄管我們的所有物,如我們的房屋、家具和汽車,但長老不應當作主轄管聖徒,因為召會不是他們的所有物。〔彼前五3。〕召會,包括長老,乃是神的產業。長老不該作主,也不應當視召會或聖徒為他的所有物;反之,他應當作榜樣。長老要作榜樣,指明他們與其他聖徒是在相同的水平上。
〔四節中〕得著那不能衰殘的榮耀冠冕,就是同享那將要顯出的榮耀。〔1。〕主是牧長,為著祂的羊群成了殉道者。就某種意義說,祂仍在受苦。因此,長老們,就是與祂同作牧人的,也必須為著羊群受苦,好在將來與祂一同在榮耀裡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八二至八三頁。)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週五)

彼前五章二節上半說,『務要牧養你們中間神的群羊。』彼得也稱呼主耶穌為牧長。(4。)要領悟五章所說牧養與殉道的觀念,我們必須回想彼得在約翰十章與二十一章所聽見主的話。彼得聽見主說,『我是好牧人,好牧人為羊捨命。』(十11。)這節裡譯為『命』的希臘文是psuche,樸宿克,指魂生命。主不是捨了祂的神聖生命,zoe,奏厄,乃是捨了祂的屬人生命。祂這位好牧人為祂的羊犧牲了自己的樸宿克生命。主復活後找著彼得,並且問他:『你愛我麼?』彼得說,『主阿,是的,你知道我愛你。』主回答說,『你牧養我的羊。』(二一16。)主吩咐彼得要作牧人之後,又豫言彼得將會殉道。(18~19。)至終,彼得因著牧養主的群羊而殉道。主為祂的羊捨了自己的命,祂是頭一位殉道者—祂過為著群羊受苦的生活。彼得也是殉道者。今天,長老的生活必須像殉道者,為召會,就是神的群羊,犧牲他們的性命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八○頁。)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週四)

在彼前五章一節彼得說到自己是基督受苦的見證人。彼得和早期的使徒都是基督的見證人,(徒一8,)他們不僅是親眼看見的見證人,見證他們所見過基督的苦難,(五32,十39,)也是殉道者,藉著為祂殉道,表白他們的見證。(二二20,林後一8~9,四10~11,十一23,林前十五31。)這是有分於基督的苦難,(彼前四13,)有分於祂苦難的交通。(腓三10。)
每位作長老的都需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人。這就是說,作長老的該豫備犧牲性命,作為他們見證的一部分。一位弟兄若不願意犧牲性命,就沒有資格作長老。每位作長老的都該是殉道者,就是為基督犧牲性命的人。作為同享基督之榮耀的人,乃在於作這樣的殉道者。作長老的若願意殉道,他們若願意犧牲性命,必然會同享那將要顯出之榮耀。但作長老的若不願意犧牲性命,主來的時候他們就不能同享榮耀,反而可能受祂責備。(彼得前書生命讀經,三四五至三四七頁。)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週三)

提多書一章九節題到健康的教訓。我們得了健康教訓的滋養和醫治,就能藉著勸勉人而將其傳遞給人。每一位長老都必須能作這事。長老需要投身於研讀聖經和職事書報。若我們僅是掛名的長老,就像行醫的醫生卻沒有讀過醫學。作長老的人選需要明白那可信靠的話,這也許就是保羅延遲在革哩底設立長老的原因。(5。)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七○至七一頁。)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週二)

保羅在提多書一章八節寫到,監督必須是『義、聖』的。這些話沒有出現在提前三章,但表明了保羅的觀念:對監督的要求不是基於他的能力,而是基於他的行事為人。作長老的人必須是義和聖的。義主要是向著人,聖主要是向著神。
提多書一章九節開始於『堅守那…可信靠的話』。可信靠的話乃是新約的完整啟示。長老必須堅守新約的啟示。這含示長老必須研讀、學習,因為我們不可能堅守我們之前未曾領受過的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六八至六九頁。)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週一)

保羅寫給提多的書信,是論到召會秩序的維持。為著這個,神選民的信仰、合乎敬虔的真理、以及永遠的生命,乃是不可少的。因此,在最開頭的話裡,就擺出這三件事。根據提前三章十五至十六節,敬虔就是神顯現於肉體,神聖生命彰顯於人性。這乃是敬虔的真理。永遠生命的盼望,就是神聖生命的盼望,完全是關乎這生命的彰顯;這盼望不僅是為著來世和將來的永遠,也是為著今世。對於永遠的生命,就是神的生命,我們有許多盼望,因為這生命能作許多我們自己沒有能力作的事。若沒有永遠的生命,我們就是可憐、無望的人,但因著我們有神聖的生命,就滿了盼望。神在世界起始之前,就應許了永遠的生命。當新約時代來到,這應許就成了顯明出來的話。神顯明祂應許的話,乃是藉著基督的成為肉體、人性生活、釘死十架、復活、升天、並作為那靈降下。(關於長老職分的基本原則,六六頁。)

第五週 提多書和彼得前書中所啟示長老職分的各面(綱目)

壹 保羅給提多的書信論到召會秩序的維持,其中說到保羅作使徒,是『根據永遠生命的盼望』—一2,5
貳 彼得前書論到長老的牧養及其賞賜—五1~7